返回

第3章 得怪病的小女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林羽刚说完,诊所里面再次传来了这种怪异的哭声。

    江颜和年轻夫妇都慌了,原本安静下来的孩子,突然间又剧烈的哭了起来,并且面目狰狞,不停地用手抓挠年轻妇人。

    “江主任,你快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啊?”年轻妇人一边抓着孩子的手,一边焦急道。

    江颜面色煞白,不停地用手拍打孩子的后背,安抚孩子,心里慌作一团,刚才明明已经好了啊,怎么突然间又发作了。

    这时孩子突然停止了哭声,身体剧烈抽搐起来,眼睛翻白,口吐白沫,胸口猛烈起伏,显然有些窒息。

    江颜脸色更加难看,急忙把孩子抱过来,放在床上平躺,双手叠加按压孩子的胸膛做心肺复苏。

    一旁的眼镜医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看这情况,是要出人命啊,恐怕自己也得受到牵连。

    “江主任,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年轻妇人眼见女儿脸色越来越白,吓得一屁股瘫在地上大哭。

    “你这个庸医!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年轻男子也慌了,一改平静的模样,突然破口大骂,“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陪葬!”

    江颜额头满是冷汗,不停地给孩子做胸口按压和人工呼吸,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孩子双眼紧闭,面色发青,动也不动,眼看要没了生命气息。

    江颜紧张的手一个劲发抖,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从医这么多年,还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老子弄死你!”

    眼看孩子气息越来越弱,年轻男子瞬间失去了理智,冲上去要打江颜。

    眼镜医生鼓足勇气上来拉架,但体格太差,被年轻男子一脚踹到了墙角里,随后年轻男子一巴掌朝江颜头上扇去。

    江颜吓得睫毛一颤,见躲不过去,只能咬牙接受。

    但预想中的巴掌并没有打来,江颜抬头一看,见男子挥来的巴掌在空中被一只有力的手牢牢抓住。

    林羽不知何时挡在了她身前。

    “打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林羽一把把男子的手推开。

    “我女儿被这个庸医害死了!”年轻男子红眼指着江颜怒吼,宛如一个要吃人的野兽。

    “有我在,你女儿死不了。”林羽坚定道。

    看着神情坚毅的林羽,江颜一时间有些恍惚,内心竟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

    安全感?

    怎么可能,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怎么可能会让自己产生这种感觉?

    “好,那你就给我治,治不好老子把你们全弄死!”年轻男子疯了似得大吼大叫。

    林羽没搭理他,转身探了下小女孩的脉搏。

    “你干什么!你哪里会治病?”江颜过来拽了林羽一把,低声呵斥道。

    “一直没告诉你,我以前偷看过你一些医学类的书籍,多少懂一些。”林羽瞎扯道。

    “胡扯,看几本书怎么可能就会治病!”江颜一边说话,一边已经掏出电话准备打120了,虽然她心里知道,120来了之后也不过是接一具尸体。

    她说话的功夫,林羽已经抓着小女孩的脚倒拎了起来,右手四指并拢,大拇指卡在食指第一节,手掌中空,轻轻的在孩子后背拍了两下。

    “你干什么!”年轻男子怒吼了一声。

    他话音未落,原本休克的小女孩突然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浑浊的黑痰,接着再次哭了起来,不过因为长时间缺氧,没什么力气,声音不大,但听起来还是很怪异。

    随后林羽将她正着抱上来,大拇指在她脖颈内侧稍微按压了一下,小女孩的呼吸瞬间变得顺畅起来。

    不过小女孩还是不停的哭闹,疯狂的用手抓挠林羽,表情狰狞,似乎带着满满的憎恨。

    林羽也不躲,眼神定定的望着小女孩,深邃的眼神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宛如一团火。

    这是祖上传授玄术道法里的破魂术,练到一定的程度,只需一眼,便能将一些修为低下的孤魂野鬼震到魂飞魄散。

    林羽现在十分确定,小女孩是被跟自己类似的脏东西上身了,但是显然这个脏东西不像自己一样心善,要置小女孩于死地。

    虽然现在林羽修为尚浅,但看到林羽眼中的光芒,原本哭闹的小女孩顿时安静下来,眼神里闪过一丝莫大的惊恐。

    随后她用力的挣扎了起来,从林羽身上跳了下去,快速跑向瘫坐在地上的年轻妇人,一把抱住年轻妇人的脖子,乖巧道:“妈妈,我好了,我们回家吧。”

    看到女儿恢复正常,年轻夫妇欣喜若狂,三口家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江颜悬着的心立马放了下来,有些自责,自己怎么没想到小女孩是被痰噎住了。

    接着她有些愠怒的看向林羽,这个废物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根本不会医术,就敢逞能,能侥幸治好小女孩,完全是走了狗屎运,要是小女孩有个三长两短,他也得跟着担责。

    不过她心里多少对林羽有些感激,以往出了事这个废物都往她身后躲,今天竟然为了自己站了出来,可见上次他脑袋确实摔得不轻。

    “你们女儿暂时没事了,但是我刚才只是治标不治本,要想根治,还得扎几针。”林羽盯着小女孩说道。

    “不,妈妈,我不扎针,我已经好了。”小女孩看向林羽的眼神带着一丝胆怯。

    “你瞎说什么!”

    江颜走过去低声呵斥了他一声,这个废物,不知道见好就收,还真把自己当医生了。

    年轻男子冷冷扫了林羽一眼,眼里没有丝毫的感激,冷哼道:“还敢让你们治?那我是嫌我女儿活长了。”

    “你们回去再有什么问题,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林羽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自己明明才救了他女儿的命,不感激也就罢了,态度竟然这么恶劣。

    “操你妈的,你诅咒谁呢!”年轻男子噌的站了起来,作势要动手,年轻妇女赶紧拽了他一把。

    年轻男子这才压住火气,抱起女儿就往外走,临走前还不忘冷冷扔下一句,“我姐夫是卫生局副局长,你们诊所等着被查吧。”

    年轻妇人看了江颜一眼,没说话,快步跟了出去。

    江颜心头多少有些酸楚,以往自己给他们孩子治病的时候他们一口一个感谢,没想到现在出了点意外,瞬间就变为仇人了。

    “人情冷暖,很正常,别往心里去。”林羽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轻声安慰了一句。

    “对于自己没接触过的领域,以后少不懂装懂!”

    江颜压根不领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没再搭理他,忙自己的去了。

    “狗屎运。”

    刚才被年轻男子踹哭的眼镜医生此时也整理好了衣服,给了林羽一个白眼。

    这诊所都些啥人啊,自己刚刚才替他们解完围啊。

    林羽很无语,突然很想去死,再死一次,然后随便找个人附身,也比这个窝囊废要好吧。

    年轻夫妇抱着孩子上车后就往回赶,一路上年轻男子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说这事没完,年轻妇人劝他算了,毕竟江主任以前也帮过他们不少。

    “狗屁的主任,我说去人民医院你不听,差点害欣欣没命了!”年轻男子愤恨的骂道,“还有她那个傻逼老公,竟然敢诅咒我们女儿有事,要不是看他瞎猫碰到死耗子把女儿治好了,我非扇他不可!”

    说完他就给卫生局的姐夫打了个电话,把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

    年轻妇人没敢说话,她也没想到一个小感冒会闹得这么严重。

    年轻妇人叫孙敏,丈夫叫吴建国,家境优渥,所以为人跋扈些。

    他父亲吴金元曾是清海市卫生局局长,前年刚刚退休,也正是因为父亲的缘故,姐夫才当上了卫生局副局长,所以他自信一个电话就能把华安诊所整垮。

    此时吴金元和老伴已经在家里急的团团转了,对他们而言,孙女就是他们的心头肉。

    吴建国夫妇带着孩子回家后,老两口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抱起了孙女,摸摸孩子的头,发现一切正常,老两口这才松了口气。

    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孩子突然间眼皮一翻,身体再次急速抽搐了起来,胸口剧烈起伏,有些喘不上气。

    吴建国夫妇和两个老人大惊失色,连忙开车去了清海市人民医院。

    孩子送进急诊室后吴建国气的破口大骂,一口咬定是江颜把女儿害成这样的。

    吴金元面色铁青,一声不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急诊室,他相信孙女会没事,因为刚才进去的是清海市副院长李浩明,全国知名的内科专家。

    整个清海市,能请动他亲自做手术的,屈指可数。

    但是李浩明进去没一分钟,立马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满头大汉的说道:“吴老,这种病我实在没见过,孩子恐怕保……保不住了……”

    孙敏和婆婆一听立马瘫坐到了排椅上,抱头痛哭。

    “怎么可能!”吴建国一下窜上来,对着李浩明吼道:“治不好我女儿,你这个副院长也别干了!”

    “建国!”吴金元呵斥了儿子一声,强忍着悲痛问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李浩明严肃的点点头,说:“凭我们医院的能力,最多能让她再撑一个小时。”

    他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现在想转院去京城也来不及了。

    其实吴金元心里清楚,如果李浩明都束手无策,那去哪里都是徒劳。

    “爸,我知道怎么能救欣欣!”

    吴建国痛心的看了眼急诊室里的女儿,急忙把诊所内林羽如何治疗女儿的过程描述了一番。

    李浩明不敢耽搁,急忙冲进去按照吴建国说的方法将欣欣倒立起来,手掌中空拍了拍她的背,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不可能啊!”吴建国目瞪口呆,脸上豆大的汗珠霹雳啪的往下落。

    孙敏想起临走前林羽提醒过女儿还没有根治,也顾不上哭了,急忙跑过来把事情告诉了公公和李浩明。

    “吴老,我建议把这个年轻人请过来,说不定他能有什么办法。”李浩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说道。

    孙敏看了吴建国一眼,小心翼翼的把吴建国跟林羽的冲突跟公公说了。

    “胡闹!我早告诉过你为人要沉稳!”

    吴金元狠狠踢了吴建国一脚,厉声道:“还不赶快跟我去给人家赔罪!”

    说完他再也顾不上曾作为局长的威严,小跑着往外跑去,吴建国赶紧跟了上去。

    江颜忙着在诊室里给病人看病,林羽便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杂志,来往的护士和医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十分轻蔑。

    这算什么男人啊,自己老婆在里面累死累活,他却在这里无所事事。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只见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了门外,车身上印着卫生监督的字样。

    随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卫生局制服的男子,领头的正是吴建国的姐夫邓成斌,只见他大手一挥,说道:“给我查,好好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