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8章 破解凶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何兄弟,我们就先走吧,省的惹伯父不高兴。”一旁的周辰也颇有些尴尬,但觉得林羽也是咎由自取,谁叫他非要来出这个风头的。

    一旁的沈玉轩也是一脸窘迫,见父亲真发怒了,支支吾吾的没敢说话,在他们家,他父亲有着绝对的威严,他和他妈从来都不敢反驳。

    “小辰,我不是说你,中午留下来吃饭吧。”沈寒山满色一缓,对周辰说道。

    “不用了伯父,我下午还有事。”周辰笑着拒绝。

    随后他们三人便走出了沈家。

    “家荣,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我爸今天竟然在家,要不然我也不会请你过来。”沈玉轩满脸歉意,十分自责。

    “没关系。”林羽摇摇头,眼神突然被沈家院外西南方的一处墙角吸引到了。

    “何兄弟,那我们就先回去吧,我开车送你。”周辰语气有些迫切,他对那幅明且帖实在是太期待了,很想现在就去看上一眼。

    “我不能走,伯父这几天腰疼的厉害,近日会有大劫,要是不赶紧解决,性命堪忧。”

    林羽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西南处的墙角,眉头紧锁。

    “家荣,你可得想办法救救我爸啊!”沈玉轩急了,他爸可是他们家的顶梁柱啊,要是出个好歹,那整个沈家也就垮了。

    “言重了吧,不过是腰痛而已,我坐久了也有这个毛病。”

    周辰有些无奈,这个“何家荣”是不是装上瘾了,还没完了,玉轩也是,还一个劲儿的捧他,要不是自己有求于他,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玉轩,你们家这个院墙墙角以前是不是修整过?”

    林羽走到墙角跟前仔细看了一眼,能够看出墙角的墙漆颜色跟周围相比稍显新鲜。

    “嗯,得有三个月了吧,当时前面有户人家装修车库,开货车那司机眼瞎,倒车的时候把我家墙角撞塌了,后来便让人修整了一下。”沈玉轩连忙道,“怎么,这个墙角有问题吗?是不是修补之后破坏了风水?”

    林羽摇摇头,应该不是修补的问题,因为他看到黑气是从墙里面散发出来的,便说道:“这墙内,可能被人放了什么东西。”

    刚才进门的时候他之所以没有发现,是因为这股黑气被院内梅花树的祥瑞之气挡住了。

    他们说话间,沈寒山约好的针灸医师就来了,是个头发微白的中年人,跟沈玉轩打了个招呼便急匆匆的进了屋。

    沈玉轩顾不上跟针灸医师客套,连忙对林羽道:“墙里有东西?那我现在就找人过来把墙砸开。”

    一边说一边已经掏出了手机。

    林羽点点头,看了眼针灸医生的背影,知道他进去也是白搭,要想彻底解决沈寒山的腰疼,必须得从这个墙角入手。

    “玉轩,你这么大动干戈,又是砸墙又是干嘛的,伯父会不高兴吧。”周辰皱着眉头道,“要我说就先等等,刚才进去的针灸医师我也认识,是明心堂的主治医师,医术很厉害,我爸上次的腰疼就是他给医治好的。”

    “周辰说的在理,我们先等等也行。”林羽点头附和,他知道,周辰这是信不过自己。

    “那我先把人找来。”沈玉轩说完便给装修公司打了个电话。

    “千万别找上次来修墙的人。”林羽赶紧提醒道。

    “知道。”沈玉轩点点头。

    电话打完不到一个小时,装修公司派来的两个工人便到了,小货车后斗装备齐全,电锤冲击钻应有尽有。

    “你们怎么还没走!”

    这时沈寒山也已经针灸完毕,正好送针灸医师出来,见林羽还没走,颇有些恼怒。

    “爸,这墙里……”

    “伯父,如果我没猜错,针灸完毕,您腰痛不只没有减轻,反而还加重了吧。”林羽直接打断了沈玉轩,他知道,沈寒山这种人不会听你掰扯那些有的没的,他这种人认死理,只看事实。

    “你怎么知道?”

    沈寒山面色微微一变,林羽说的没错,针灸完后他不禁没感觉减轻,反而感觉更疼了,现在连走路都有些费劲。

    刚才他在屋里也跟针灸医师讨论这事来着,针灸医师也有些不明所以,建议他再去济世堂看看。

    “伯父,我早就说过了,您这不是劳损所致,而是另有隐情,包括您最近出的意外,都是互相关联的,您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立马便能解决掉您这腰疼的毛病。”林羽抬头望着沈寒山,言辞恳切。

    “多谢你的好意,不必了,玉轩,去开车,带我去济世堂。”沈寒山冷声道。

    “你……你是那天跟宋老比试的小神医?!”

    这时一旁的针灸医师突然认出了林羽,急忙掏出手机对比了一下,立马兴奋道,“确实是你,小神医,幸会啊。”

    针灸医师立马小跑过去握住了林羽的手,身子微躬,满是敬意。

    林羽跟宋明徽那天斗医的过程被人用手机拍下来发到了清海中医圈的微信群里,立马造成了巨大的轰动,现在整个清海中医界都知道有这么一位少年奇人。

    “您老过奖了。”林羽连忙谦卑的低了低身子。

    见到年过半百的针灸医师竟然对林羽这么尊敬,沈寒山和周辰都不由面色一惊。

    沈玉轩则有些洋洋自得,这“何家荣”当真是位高人呐!

    “沈总,您这病有治了,既然有何小神医在,您哪儿都不必去了,就是济世堂的宋老爷子,都要稍逊他一筹。”老针灸医师满脸赞赏,中医界能有这样的奇人高手,何愁中医不兴!

    “是啊,爸,连这位老医师都这么说了,要不您就让家荣替您看看吧,说不定有效果呢。”沈玉轩急忙劝说沈寒山。

    “好,既然你会看病,那便请你帮我看上一看。”沈寒山有些将信将疑道。

    “我说了,您这腰痛与病无关,给我十分钟,保准您灾痛全消。”

    说完林羽便给沈玉轩使了个眼神,沈玉轩立马吩咐两个装修工人动手。

    轰鸣的冲击钻一响,整个墙角立马塌掉一半。

    “你们这是干什么!”

    沈寒山面色一变,这个逆子,这是要把家拆了吗。

    “家荣,你说的没错,这里面真有东西!”沈玉轩又惊又喜。

    听他这一喊,沈寒山也不由一怔,跟着众人好奇凑了过去,只见墙里面被人砌进去了一个黑黄的油纸包,隐隐能闻到上面散发出的古怪异味。

    林羽借过装修工人的手套戴上,把油纸包拿了出来,随后当着众人的面打开。

    众人面色皆是一震,只见油纸包里裹着的,竟然是一把黑漆漆的柴刀。

    饶是不信鬼神的沈寒山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只感觉后背发凉,自己家院子的墙上竟然嵌着一把砍刀,任谁都会心里发毛。

    “这不是简单的油纸,应该浸过尸油。”

    林羽不由皱了皱眉头,下手这人着实有些心狠手辣,这是多大仇啊。

    闻言众人不禁又是一阵恶寒。

    惊讶之余,沈寒山突然发现,自己的腰上的疼痛,竟然缓解了许多!

    他特地扭动了一下腰肢和膝盖,已然没了丝毫痛觉,心里不由暗暗一惊,看向林羽的眼神带着一丝震惊。

    林羽折了一段梅枝,问装修工人借了个火,点燃梅枝,连同油纸包一起烧了,随后问沈玉轩道,“家里有没有大米?”

    “有,有!”沈玉轩连忙起身,接着跑进了屋,随后把整个米盒抱了出来。

    林羽抓了把米,暗暗施了清明诀,又放了回去,随后将柴刀插进了米里,只见柴刀周边的米突然间变得黝黑起来。

    一旁的周辰看的大惊,今天看到的一切,实在是太超出他的认知了。

    “米扔到垃圾桶里就行了,柴刀可以留下,修剪梅枣枝叶的时候说不定能用到。”林羽笑道,现在这把柴刀已经没了任何煞气,只是把普通的砍刀而已。

    沈玉轩哪里还敢留,给那俩装修工人一人一千块钱,把米、柴刀连同地上的灰烬包好,一起塞给了他们,让他们扔的越远越好。

    “伯父,您的腰不疼了吧?”林羽转头问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