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六十八章 商业会上的偶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你是他手下?”

    果然,听陆天赐这么一说,关秋水和任霞都愣住了。

    两人面面相觑,都有些不敢相信。

    是啊,就算陆原是一名西南投资公司的普通员工,两人都觉得很不一般了,更何况现在,这家伙竟然还是组长?

    都是小领导了?

    就他,有这个可能吗?

    “你也是西南投资公司的?”不过,关秋水也不是那么好蒙骗的,稍微冷静了一下,她狐疑的看了看陆天赐,“你有那个本事进去吗?”

    这一问,差点把陆天赐给问笑了。

    自己有这个本事进西南投资公司?

    老子可是陆家少爷,老子要是不能进,那还有谁能进?

    别说进公司,就算自己现在想当高管,只要是真的想,跟大哥好好哀求一番,大哥也会同意的。

    陆天赐翻了翻眼睛,干脆不理会关秋水。

    对关秋水他本来就不爽,要不是知道陆原的性格,他早就跟关秋水发作了。

    只是从小就清楚堂哥重情重义,所以陆天赐虽然看关秋水不爽,但是只要这女人做的还不太过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边,陆原和关秋水也并没有谈妥。

    陆原在关家怎么也是生活了一年多,当然明白关家的情况了,按照西南公司的标准,像关家这种公司是不能投资的,虽然自己是家族少爷,说实话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也没什么问题,但是就目前来说,自己只是公司里的一个小员工,还是不要胡来了。

    “让公司投资,这个真的做不到,要不我再想想其它的办法吧……”陆原想了想,说道。

    公司出面来帮助关家自然是不行的。

    但是不用公司,自己当然也有这个能力帮助关家。

    “那算了吧,别假惺惺了!”

    话还没说完,关秋水直接霍的就站起来了,脸上带着冷笑的意味,看着陆原,“不想帮就不帮,其它的办法?你能有什么其它的办法?!亏你还是个男人呢,竟然这么小心眼,一点都不大气!”

    是啊,关秋水心想,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底细,你自己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是不想帮忙的托辞罢了!

    至于为啥不想帮忙,关秋水心里多多少少也能感觉到什么。

    此时,她的心里,对陆原有一种恨意,脸上也感觉到有一种发烧的感觉。

    自己对陆原做过的事情,她心里不可能没有数。

    而现在陆原不帮助自己,不外乎是因为他记恨着曾经的事情。

    事情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妈,咱们走!”

    关秋水说着,拉起任霞就要离开。

    任霞还想说什么,不过看到女儿这个样子,也只好跟着一起离开了。

    再说关秋水气冲冲的离开了咖啡馆,回到家里之后,想了想,又冷静下来了。

    刚才在咖啡馆里是在气头上,什么也不在乎,但是现在冷静了,家族企业的事情又开始让她烦心了。

    她本来就已经无计可施了,如果还有哪怕一点点的办法,她是不会放下身价主动去找陆原的。

    而现在,陆原都不帮忙,她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女儿啊,你刚才也太沉不住气了吧,怎么能一言不和就要走呢。”任霞此时,也眉头紧皱,一脸的愁容。

    “你要知道,这是咱们现在求人办事啊,可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了,如果是给以前的时候,你对那个陆原爱打就打,想骂就骂,这都没关系,那时候的他一点用处都没有,但是现在他和以前不同了,现在那家伙地位高升,竟然混到了西南公司里的小头目,更何况咱们现在有求于他,他可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啊,你要低姿态一点啊,对那家伙说点好话软话,要不然,你说你怎么跟你奶奶交待吧!你奶奶要是问起来,你要怎么说?”

    一席话,说得关秋水闷头不语,心里烦躁,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叹道,“要我向那家伙低头,我怎么做得到!”

    “做不到也要做!”任霞继续开导,“再说了,你又不是真的讨好他,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装一装罢了,你心里大可以继续鄙视他看不起他,咱们这一次只是利用他,等我们家族腾飞了,到时候咱们再去跟他揭穿真相,他岂不是要气的吐血。”

    “对!”关秋水也想通了,眉飞色舞的说道。

    再说陆原,此时坐着天赐的车子,两人也一起离开了咖啡馆,回到了公司。

    虽然心里对刚才关秋水的事情,还有些说不清的惆怅,但是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有多少内疚感,说到底,自己做的已经够多的了,没有亏欠关秋水什么。

    “好啊,陆原,你竟然还敢回来!我让你统计这些文件,你做了多少了!你的检讨书呢,怕是一个字都没有写是吧!”

    办公室里,周玉指着陆原的鼻子就破口大骂。

    她已经憋了一个下午的火气了。

    之前,她故意给陆原拿来厚厚的一叠文件,让陆原统计数据,就是为难陆原,好好的惩治一番。

    所以,当一个小时之后,她来找陆原,想看看陆原忙的焦头烂额的样子,好让自己开心开心。

    然而,当她来到办公室里,看到的却是陆原位置上的空无一人,以及桌子上几乎没有动过的那些文件。

    可想而知,周玉当时就暴走了。

    好啊,陆原,你还真是反了啊,先前连累我被考勤部记过,我都还没有在你身上出气呢,你竟然又缺勤?!

    “对不起,周经理。”

    陆原自知不对,连忙道歉。

    “对不起就算了?这一回,我可不能轻饶你了……”此时周玉得理肯定不饶人啊,心里打定主意,要好好治一治陆原,最好让这家伙心里有阴影了,打起退堂鼓辞职最好了。

    就在这时候。

    “咳咳,咋了?”门口进来了个人。

    周玉一看到此人,顿时血液都要凝固了。

    说话顿时也紧张的结巴起来,“陆,陆少……”

    进来的正是陆天赐。

    陆天赐知道周玉就是陆原的顶头上司,心里也担心三哥在上班的时候出去会引起周玉的问责,所以思来想去,他就溜达到了这里来看看情况。

    这一看,果然应了自己的猜测。

    “是我叫他出去的。”

    陆天赐指着陆原说道,“我有点事,需要他帮忙,所以当时就叫他一起去了,怎么,周经理,用了你的人没有提前给你打招呼,倒是我的不是了。”

    陆天赐知道陆原在公司里,是大哥陆沧,是家族的主意,所以,他也不敢给揭穿了。

    “啊?”

    周玉顿时就焉了。

    上次因为无知得罪了陆天赐,说实话,她连给陆天赐道歉的勇气都没有,自然更不敢怪陆天赐了。

    弄了半天,原来是家族少爷叫这个家伙去帮忙的啊。

    那我要是责罚陆原,岂非是不给陆少面子了。

    “对不起对不起,陆少,是我没弄清楚事情,我错了,我错了。”周玉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心里有点奇怪,陆少有什么忙啊,需要陆原这个家伙去帮?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出去吧。”

    陆天赐的话,周玉当然不敢不听,只能乖乖的出去了。

    “三哥,天天被这女人管着,累不累啊,跟我一样做个少爷多舒服。”办公室里没人,只有他们兄弟两个。

    “那我也要做成一单投资买卖啊,大哥说了,做了一单买卖,我就可以自由了。”陆原说着指着办公室信息栏里的一则通知,“你看,三天之后,青州市在新月酒店有一个商业会,到时候会有很多人参加的,我想,那一天我应该可以完成一单买卖。”

    说着,陆原看着那则通知发了一会儿呆,等自己退出了公司,自己要做什么呢?

    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觉得没事可做,很多事情没有了意义一样。

    三天之后,新月酒店。

    今天这里举行青州市的商业会,所以也是格外热闹。

    门口竖起了一个十几米高的巨型充气金牛,睥睨四方,预兆着一种好运,十分的宏伟,四周鲜花重叠,横幅飘扬,豪车鱼贯而入,车辆引导员忙得不亦乐乎。

    “怎么今年的商业会搞得这么热闹宏大啊,记得以前请的模特都是卫校里临时兼职的,今年的都是维密大牌不说,光是豪车的数量,就能碾压以前了。”

    路边,聚集了不少路人,兴致勃勃的围聚观看着这一切,评头论足,尽八卦之事。

    “你不会真的这么孤陋寡闻吧,难道你不知道我们青州今年来了超级豪强入驻,西南投资公司啊,这一次商业会,西南投资公司也是参加的,今年这个商业会之所以会来这么多人,大多数都是看在西南投资公司的面子上来的,要不是有西南公司参加啊,估计还是和往年一样,这里门可罗雀的。”

    “这个公司可真厉害啊,给我们青州带来了发展,给我们老百姓带来了福音……”

    众人不由纷纷感慨。

    此时,新月酒店门口。

    “周经理,你好,你好。”

    “周经理,你好!”

    一群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争先恐后的挤过来和周玉握手,众人一齐进了酒店。

    周玉心里感觉极为受用,要知道,这些中年男子,可都是各个大小公司的一把手,而自己呢,只不过是公司里的一个部门经理。

    她心里很明白,之所以自己会这么被重视,都是因为西南投资公司的地位摆在那里。

    至于她身边那个青年,就没人理会了,毕竟在众人看来,只是个跟班。

    “陆原,你别在我身边碍手碍脚,去拿一杯红酒来给我。”尽管商业会上,周围也有侍者,不过周玉就是想使唤陆原。

    而此时,酒店门口,又一辆车,缓缓开了过来。

    “妈,你看我穿这一身怎么样?”

    车内,关秋水这句话,也不知道问了几遍了。

    “很美,我的女儿那是自然没得说的。”任霞说着,帮着关秋水理了理裙子上的褶皱。

    “希望会让那家伙眼前一亮吧,真想不到我竟然会有一天为了他精心打扮。”关秋水目光微动,夹杂着一种说不清的愤慨和无奈。

    “女儿啊,你就忍耐一点嘛,等拿到了投资,度过了这道难关,你想怎么着都成了。到时候完全可以对着陆原露出我们的庐山真面目。”任霞安慰道。

    两人说着,也就进了酒店。

    任霞和关秋水站在酒店大厅里,目光掠过来来往往的人,在搜寻着什么。

    是的,他们在搜寻陆原的身影,她们当然也获知了今年的商业会的消息,很明显,西南投资公司肯定是这一次商业会的主角,而陆原既然在西南公司担任了小组长的职位,自然也会出现在这里。

    今天,是寻找陆原帮忙的最好机会了。

    所以,关秋水盛装打扮一番,和任霞就一起来到了现场。

    她端着侍者递上的红酒,东张西望,却找不到陆原的影子,心里暗暗焦急和埋怨,这个陆原,去哪里了呢,不会是因为级别不够高,所以没来吧?

    或者是之前在咖啡馆的时候,他其实就是在说谎骗我?他旁边那个自称手下的,是他买通了一起演戏骗我的?

    正胡思乱想着,关秋水一转身,砰的一声,撞到了身后一个人身上。

    手里的红酒在这一瞬间,也完全泼洒了出来。

    “啊!”

    身后,一个声音惊叫起来,“你长没长眼睛啊!”

    周玉怒气冲冲的瞪着关秋水,她的裤子上满是红酒污渍,这一下,周玉真要疯了,这下倒好,让陆原去拿红酒,自己还没有喝上,现在裤子倒是先喝上了,今天可是重要的日子呢,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哪里还有形象?这下还怎么谈生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