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六章 阿弥陀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佐田真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到这个房间来的,在寒冷的驱逐下,她管不住自己的身体走进了房间,脱下鞋子坐在床边。

    门外,那个猥琐男依旧搬着板凳坐在那里。

    他就那样静坐着,感受夹着凌冽寒冷的风。

    这样是为了避嫌,为了让佐田真依有安全感,毕竟就是和圣人共处一室,都得担心对方会不会凶性大发,更别说是彼此不知根的邻居了,佐田真依嘴上不说,心里明白猥琐男的意思。

    虽然手里还握着报警电话,但她的内心已经放松了一些。

    这个邻居还挺爱干净的,房间打理的井井有条看不到半点垃圾,衣服、书籍分类整理,房间中还能闻到被阳光晒过的味道。

    她坐在床沿上回了会暖,迟疑的对着门口喊道:“喂,你不冷吗?”

    水野空摆了摆手,竖起一个OK的手势。

    怎么会不冷,他一定是在死撑。佐田真依搓了搓冰冷的胳膊。

    但就在此时,隔壁却传来了剧烈的声音。

    刚放下心神的佐田真依死死的咬着嘴唇,手掌蜷缩起来攥着床单。

    他们怎么会这么不要脸,这还让别人怎么看她。佐田真依想起了这几天自己回家的时候,这栋楼上的男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佐田真依生的十分俊俏,即使性格那么的恶劣,在学校里也不乏追求者,在女生中更是公敌般的人物。

    生活在这附近的都是生活无望的废人,在佐田夫人这几日越来越大胆的行为中,他们也升起了邪念。

    佐田真依不止一次的听到他们在暗地里交谈多少钱做一次,母女丼会多爽,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来一发……

    这些话刀子一样的扎在她的心里,扎进她的喉咙,让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用不了多久,这些风言风语也会传播到学校里,届时说不定各种新闻中的黑暗将会接踵而来。

    隔壁的声音越来越剧烈,佐田真依的眼圈越来越红。

    终于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叫声,佐田真依咬破了嘴唇流下了血。

    时间已经走到了十点四十多,水野空扭头看向了邻家,佐田家的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个和尚走了出来。

    这和尚的光头闪着光,脸上露出了爽快后的轻松表情。

    看到坐在走廊的水野空,和尚愣了愣,笑了笑说道:“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坊主。”

    和尚神清气爽的下了楼。

    佐田家的房门没有再走出来人,不过门却是一直打开的,目送着和尚远去,水野空有点羡慕岛国的和尚了。

    这羡慕还没有持续几秒,佐田真依气冲冲的走了出来。

    只见她一言不发,大拇指搭着食指叩在水野空的肩膀上,接着狠狠的一拧,她要把全部的怒火都灌注到这一拧中。

    “嘶……”水野空倒吸了一口凉气,被女孩拧的肉瞬间因为疼痛失去了知觉,甚至整条胳膊都有变形的倾向。

    面对十余持械混混的围攻,他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良久之后,佐田真依才松开手,但那生气的眼睛依然盯着水野空。

    她没有说话,不过水野空却明白为什么。

    女孩的嘴巴不说话,但眼睛却能表露出更多的意思。

    她低着头,瞳孔呈四十五度角瞪着水野空,

    骤然出门,佐田真依打了个阿嚏,但她的一双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

    水野揉着肩膀,苦笑了一声:“好,我不该和那和尚说话。”

    “噔噔噔!”

    没有回话。

    佐田踩着重重的脚步回到房间,然后猛地关上了门。

    “咣!”巨大的关门声不知道会让这栋楼里多少人从梦中惊醒。

    揉着肩膀躺在床上,水野就当自己被狗咬了一口。

    第二天起床,水野的肩膀就好的差不多了,修炼刚拳带来的身体恢复速度不是盖的。

    由于是星期天,水野空有全天的时间可以去料理屋打工,不过他已经和惠理奈商量好了,每周末依然是只有忙碌的晚上才去打工。

    这是水野空自己的意思,要是在空闲的时候也去打工,这工资挣得就太让他不齿了。

    出门晨跑的时候水野空碰到了买菜回来的佐田,她提着一个小袋子,里面塞着各式各样的菜。

    岛国人买菜本来就量小,但佐田买的菜量小到简直是岛国人中的岛国人,虽然没有细看,但水野确定里面放了芹菜、土豆、马铃薯、小青菜、大白菜,合起来的重量不会超过三百克……

    这份重量和这么多的菜品种类,也就是说这几样菜,她基本是一样就买两根、三根。

    收银员没有打她的狗头吗?

    水野空的目光迅速从袋子上移开,他边跑边打着招呼:“早上好。”

    不出所料,收到的是佐田真依的无视,昨天晚上托了那场雨,水野空以为邻居间的关系终于和谐了一些,但又因为一个和尚把这份和谐拉到了负值。

    先一步回到了出租屋,水野空发现佐田夫人家好像又不安生起来,几个和尚模样的人在门口聚集着,他朝里看了看,却没有在屋子里看到佐田夫人。

    ……

    小小的家庭中,买菜做饭都是佐田真依一人承担,每天领着救济金过活,要是哪天那女人拿着钱出去,佐田真依就要饿肚子。

    她恨不能把每一日元掰成两半来花。

    她也不想每次到超市里都精挑细选,一根菜,一块菜叶的买,还要受到收银员的暗地里的白眼,但钱就这么多,那女人又每天和行尸一样。

    家中唯一的收入就是救济金。

    她也想出去打工,可初中二年级距离法定的打工年龄还差两年,没有哪个店家敢收留她打工。就算有,但一看见那恶心的目光,佐田真依心里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今天趁着超市里换新鲜菜品的时候,她立马早早出门去买菜,但买菜回来又碰到了猥琐男……叫水野来着?

    叫什么没有关系!反正也是个猥琐的人!本来以为是个好人,没想到和那群秃驴一样!

    虽然他的目光只是一闪而过,但敏感的佐田真依却捕捉到了那抹看向菜品的眼神。

    这个世界真是糟透了。

    佐田真依提着菜,走到了三楼。

    刚一上楼,几道目光就扫了过来。

    看到那一群光头和尚,佐田真依的心脏紧了起来,攥着菜的手微微发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