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四章 与长门的第一次合作(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只听唰唰唰的声音响起,那是苦无划破空气的声音,这些苦无绝大部分是对着那在放着忍术的草部去的,还有几把是对着他们几个手下的,最后由夜无忌扔出两把是对着正在向着长门冲过去的和田的。

    在苦无射过去后,夜无忌也来不及看到底射中了目标没有,在树枝上一用力,然后直直的向着那和田扑了过去,夜无忌的手里的苦无泛着一阵黑光,这时夜无忌最大化的把自己的查克拉注入苦无中的反应,现在就看长门能不能给他创造机会,让他击中那个和田了,如果能击中的话,那就是他们赢了,如果不能击中的话,説不定就连夜无忌的命也要丢在这里了,不过既然已经出手,就不能后悔。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在前世那个地方,夜无忌已经被压抑的很深了。那个世界整体的环境给夜无忌的反应,就是压抑。也许是因为他夜无忌从xiǎo不同的原因吧,不过就是因为头天生是白色的而已,所有的人都把他当妖怪似的,就连一些叛逆的人,习惯在头上染上各种颜色的家伙,也整天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有时候,夜无忌真想把那些嘲笑他的人,全给杀了。

    可以説夜无忌长那么大,都没有出事,那个老院长的功不可没,也是他在教夜无忌一些做人的道理,夜无忌很xiǎo的时候,也和人打过架,那是一个十分喜欢嘲笑夜无忌的xiǎo孩,夜无忌把他打的住院,如果不是有人提前看到的话,説不定夜无忌会把那个家伙,给杀了。不过后来弄的老院长又是赔礼道歉,又是求人帮忙,还拿出了老院长以前攒的,可是説是棺材本的钱,才摆平那件事。

    对于打架那件事,夜无忌没有后悔,不过最后看到老院长东求西求的为他的事情,奔波,夜无忌才开始后悔的,也就是从那以后,夜无忌从不惹事,就是有人来惹他,他也从不反口或者还手,他是怕在给老院长添麻烦。

    所以一直在压抑的夜无忌也不知道他自己什么时候,会压抑不住,就算是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可一醒来就面对的这个身体的父母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而死,这diǎn更让夜无忌的心里愤恨,凭什么别的父母可以不顾生死,来救自己的孩子,而自己的父母仅仅因为自己的天生头的不同,就把自己给抛弃了。至于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之类的,这时候全被夜无忌抛到脑后了。

    所以这一击,不仅是对敌人的攻击,同时也去除了他心里的一道枷锁,这一击后,他夜无忌再也不是那个什么都妥协的人了,就算是死,我也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

    从夜无忌这边看去,夜无忌前面射向和田的两把苦无,虽然也令和田有diǎn意外,可只看和田的身影微微一闪,就躲开了,那两把苦无。

    可随着“啊啊”的声音响起,和田现在也知道出现了意外,有别的敌人出现了,可看着近在咫尺的长门,和田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放弃进攻长门,还是继续下去。可随后和田也现了,水龙弹之术好像在减弱,已经没有开始前冲的气势了,而整个水龙开始慢慢的变成水在滴落,而且后面好像还有个人,在向他扑过来,这时的和田,看到水龙弹之术已经消失,而后面还有个敌人扑过来,至于前面的那个轮回眼xiǎo鬼,好像也要开始变招了,看到这种情况,和田就想先闪了再説。

    长门看着面前的水龙慢慢的变成水消失,又看到有一道人影扑向和田,虽然不知道来的人是什么身份,也不清楚是敌是友,不过这时长门也知道,只能赌一把了,而且要是敌人的话,也没必要在耍什么花招了。

    长门正准备变招,对付前面的这个上忍,他也看出这个上忍有后退的心思了,不过轮回眼毕竟是轮回眼,虽然只是余光看到,但是水门也看到这个扑来的身影好像是一个xiǎo孩,是比他还要xiǎo的xiǎo孩。

    一个xiǎo孩,还是是那么xiǎo的xiǎo孩,对战局的影响不是很大,如果让这个和田,跑了过去,一切就完了,这时的长门也只能去赌了。

    而这时的和田终于拿定注意,先闪开再説,现在那个轮回眼xiǎo鬼,已经没有牵制了,谁知道还会有什么诡异的手段,至于后面的攻击,和田也感觉到了,不过是一往无前的气势而已,只要躲了这次,后面也好对付的多了。

    和田正准备往一边闪去的时候,这个时候,只听见长门喊道“万象天引”,随着这个声音一个庞大的吸引力,把自己向那个轮回眼xiǎo鬼哪里吸取,和田眼看自己也躲不了了,也拿出了拼命的气势,手中苦无刺向长门而去,他和田就和那个轮回眼xiǎo鬼赌一下,看谁先攻击到谁,“噗”的意思苦无刺中的声音响起,和田心里一阵高兴,他成功了,可在仔细一看,和田手中的苦无刺中了长门的手心,而长门就这么用着这被刺穿的手掌,抓住了,和田的手掌,再加上万象天引的吸力,和田一时竟然不能动弹,而这时夜无忌的苦无终于也来到了和田的背后,一下子就从和田的后背刺向了他的心脏。

    “刺中了”夜无忌心里这么想着,随即就反应过来,马上把握苦无的手给松了,并且向后闪去,果然在夜无忌向后闪去的时候,一个影子从夜无忌的眼前闪了过去,就算这样夜无忌还是被那一阵风给带的摔倒在地上。等夜无忌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才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幸亏反应快了一diǎn,不然刚才肯定会被那个和田的反击,一下子给击中的,刚才那个影子,是和田用腿踢过去的影子,就这样,夜无忌还感觉到额头有些疼痛,是腿风带来的伤害。

    “果然这些上忍级别的家伙,只要没死透,都是危险的人物啊。”夜无忌慢慢的往后退着。

    而这时的长门也在那个和田的面前的几米处,在努力的想要爬起来,费了很大的力气,长门才勉强站了起来。

    “又是一个xiǎo鬼啊”这时的和田站在刚才的地方,不过可以看见夜无忌的那边苦无,已经把他的身体给刺穿了,从前面可以看见苦无的尖端了。

    “真是没想到,到最后,还是这样的结局,被xiǎo鬼缴了局,最后又被xiǎo鬼给杀了,真是不甘心啊。”説道这里,和田就不在説什么。

    就在夜无忌还在xiǎo心的戒备,准备听那个和田还准备説什么的时候,那个水门看着夜无忌的样子,然后説道:“他已经死了。”果然随着长门的话落,和田的身体倒下来了,“嘭”的一声,就这么不动了。

    这就死了,夜无忌一阵狂晕,死就死吧,还一diǎn征兆都没有,説着説着就死了,你起码要把话説完吗,夜无忌受前世的电视影响,认为不管好人或者坏人,不把话説完,怎么都要撑下去吧,就算要死,起码也会把话説完吧。那样説话説一半,然后就死了diǎn,这样的家伙一看就不是当老大的料。

    在真的确认和田已经死了,夜无忌也顾不上别的情况,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上,开始猛喘气,刚才虽然只是攻击一下,不过却是集中了夜无忌的全部精气神,在没确定敌人死的的时候,夜无忌还能撑下去,等到真确定敌人死了,夜无忌这才有diǎn后怕起来。

    刚才如果不是长门的万象天引的配合,一旦让这个和田躲了过去,恐怕在场的都的死吧,夜无忌一边喘气,一边也为自己的表现而吃惊,没想到第一次实战,竟然就杀了一个上忍,虽然运气的成分占了大多数。但毕竟也是个上忍不是。而且还不是水货上忍,是货真价实的五大国雾忍村的上忍啊。

    等到夜无忌的感觉稍微好一diǎn,这才现好像还有敌人,没有解决,连忙跳了起来,往四周一看,这才现,刚才还活着的敌人都倒下了,身上都插着苦无,那个放忍术的草部身上插的最多,有五把。其他几个身上就一把或者两把。

    这时夜无忌才有空看向长门他们,可能是看敌人都死完了,长门这时却没有在主要夜无忌,长门正在给弥彦和xiǎo南处理伤口,从长门的动作来看,他好像也懂的一些医疗忍术,在做一些急救。

    夜无忌看了一会,然后才走到和田的尸体边,上前把那边苦无给拔了出来,看着苦无拔出来的时候,血液直流的情况,很奇怪的是夜无忌也只是微微感到不适,并没有什么呕吐的概念。

    这是夜无忌两世为人当中,第一次杀人,前面虽然也看到一些雾忍的尸体,但那毕竟不是自己杀的,夜无忌也没什么大的感觉。

    至于面前的和田,夜无忌谈不上什么感觉,不过一个活人死在自己面前,尤其他还是自己杀的,夜无忌总的来説,没什么开心的感觉,不过也正是这diǎn,才让夜无忌更深的认识到自己的处境,这并不是前世那个讲究法律的地方,这是个可以随意杀人的世界,要想保住自己的命,得更加努力才是啊。

    看着面前的和田,夜无忌这才想起来,説不定可以找到忍术呢,想到这里,夜无忌就准备去搜这个和田的尸体。

    “住手”在夜无忌正准备下手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正是长门的声音“你不要命了吗,忍者的尸体,也是你可以随便动的。”

    听到这话,夜无忌这才想起来,前世看火影的时候,好像也提过这种事情,刚才一时兴奋,把这个给忘了。

    夜无忌抬起头来,看向长门的方向,面前有三个人向着夜无忌走来,虽然看起来都很狼狈,走起来一步快,还有diǎn晃的感觉。

    不过夜无忌也把嘴一歪,这也太快了吧,刚才都是快死的样子,一diǎn都不能动,现在都行走了,虽然很勉强,但也是能走了不是,忍者的恢复度都是这么快的吗,还是説这个三个晓的创始人,都是天赋异禀的角色,跟普通的龙套不一样。

    直到后面夜无忌才知道,这是长门的医疗忍术治疗的效果,对于那些伤口,医疗忍术,可以很好的处理,其实伤口主要是失血过多而已,把伤口处理好了,不会在失血了,再用医疗忍术治疗一下,剩下的就是自己的修养了。

    “医疗忍术这么夸张吗”夜无忌低着头想了一下,这才明白,为什么纲手可以以医疗忍术位列三忍之一,后来更是当上了五代火影,当时夜无忌还以为主要是因为纲手是初代的孙女呢,现在看起来,这也是纲手的贡献极大,可以説木叶的医疗系统就是纲手创立起来的,而配备医疗班的木叶,才是真的强大,难怪木叶举世皆敌,都可以位列五大国之列,而每次都是其他几国打木叶,这忍者的消耗,那几大过都吃不消,而木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可以坚持,这都是医疗忍术的作用。

    “看来看低了医疗忍术的作用了,看了以后这方面也要努力下了。”夜无忌心里这么想着。

    在夜无忌低头想问题的时候,长门他们三人也来到夜无忌的面前,在长门他们的面前,现在的夜无忌是一个全身衣着破烂,有着一头白,xiǎo脸上虽然有些灰尘,但是透露出一脸坚毅的表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