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五章 绝的第一次出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谢谢你救了我们,xiǎo弟弟”最先开口的是那个xiǎo南,声音清脆无比,这个时候的xiǎo南,可不是那个经受过弥彦去世,长门残废的xiǎo南,虽然看上去有diǎn狠是疲惫,但那双眼睛很是清澈,从xiǎo南的眼中,现在和弥彦和长门能一起生活在一起,一定很幸福吧。

    作为火影里为数不多的美女之一,再加上实力强劲,xiǎo南的人气一直很高,xiǎo南的实力在火影里,一直是个迷,作为佩恩的搭档,很多人认为是佩恩是要保护她,才和她一个xiǎo组的,而xiǎo南也只是偶尔动下手而已,而且是一触即退。

    xiǎo南唯一一次全力出手,就是对面具带土,那一次展现出的实力,让很多人吃了一惊,最后逼的带土以舍弃一只眼睛为代价,动了宇智波一族的究极禁术——伊邪那岐,将所有爆炸变为虚幻。事后在xiǎo南以为带土已死之时,带土从背后用黑棒刺穿了xiǎo南。xiǎo南这才死的。

    如果没有伊邪那岐,带土已经死了,想想斑也是靠着伊邪那岐,才从初代的手里,逃的出性命的就知道了。

    “xiǎo弟弟”xiǎo南看着还在沉吟不语的夜无忌,又叫道。

    “啊。没事,这是应该做的。”夜无忌回答道。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这次是那个弥彦在説话,口气大大咧咧的,对于弥彦夜无忌并不了解,毕竟死的比较早。

    “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説不定还会有人过来呢,不管来的是什么人,那时我们都危险了”弥彦开口説道。

    夜无忌没什么反应,不过却在心里想着,难怪弥彦会是晓的统领,这个人的大局观不错。

    看到夜无忌没什么反应,弥彦他们也不太在意,毕竟现在的夜无忌太xiǎo了,六岁的孩子能有多大。

    xiǎo南和长门相继的diǎn了下头,“那么现在去看下这些人有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们需要的,喂,xiǎo鬼,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算了,现在没这个时间,现在我们教你,怎么去搜这些忍者的尸体,记住一条,千万不要直接触摸。”弥彦这么説着后,然后他们就看见弥彦和长门一起去搜那些尸体了,至于xiǎo南到是没去,想也是,这种事情,在长门和弥彦的眼中,女孩子的xiǎo南肯定不适合做的。

    夜无忌看到只有xiǎo南一个人在自己身边,正想説什么,忽然感到脚下有什么东西,往下一看,刚才那个xiǎo狗,正在自己的身后咬着的裤子,那个xiǎo狗看着夜无忌望着他,松开了口,“嗷嗷”叫了几声,好像在説,“我在这里呢。”

    还没等夜无忌做什么,xiǎo南已经把那个xiǎo狗抱了起来,然后对夜无忌説:“对了,还要谢谢你救了xiǎo花呢。”

    这个xiǎo狗是棕黄色的,身体就一个颜色,真不知道从地方可以看出来,它叫xiǎo花,夜无忌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却説得,“你怎么知道,我见过这个xiǎo狗。”

    “这很简单啊,”xiǎo南説着,用手指指了下xiǎo花的后腿,“这里包扎的布和你衣服颜色是一样的,説起来还是xiǎo花救了我们呢,是xiǎo花把你引过来来的吧。”xiǎo花逗着手里的xiǎo狗,然后这么説着。

    夜无忌差diǎn摔倒,这救人的功劳一下子就变到xiǎo狗的身上了,夜无忌刚准备説什么,那么弥彦的声音又响起了,“喂,那边的xiǎo鬼,别站着了,过来一起来,你也要学着diǎn,快diǎn,”

    随后长门附和的声音也响起了,“是啊,快diǎn,被自顾着説话,”从长门的话里,夜无忌还听到diǎn杀气,夜无忌在往他们两个人那一看,现他们都在看着自己,其中长门的眼中还冒着火气。

    “不是吧,这时吃醋吗,这也太夸张了吧,不过与xiǎo南説两句话而已,在这样,真当我以后,不敢追xiǎo南吗,等我长大了,一定要挖你妹的墙角,看那你妹怎么办。”夜无忌心里这么想着,慢慢的向弥彦和长门走去,好不容易可以和偶像级的xiǎo南説话啊,就这么被打扰了,真是不可原谅啊。

    “这几个就交给你了,”弥彦指着倒在这里的草部和他边上的两个手下,真没看出来,就这么一会功夫,他们竟然差不多快弄完了,不会是专门干这个的吧,説起来,开始晓是没人的,难道他们就是靠这么干,才弄出来的晓。

    “记住,一般不要亲手接触死者的尸体,用苦无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先进行前期的动作,有什么需要动手的,要带上手套,然后注意忍者常放东西的地方,毕竟东西他们自己也要用,所以很少会放的很隐蔽,当然特殊的东西不算。

    先用苦无或者别的东西接触尸体,是为了,防止尸体上设置了什么陷阱,而带手套是为了防毒,这些事基本的东西,你先动手,我们再来指diǎn你,不过説起来你机关设置的不错嘛,这几个人全是被那苦无给射死的,看不出来,你年纪虽然xiǎo,但本事不xiǎo吗。”在弥彦和长门和长门的指diǎn下,夜无忌从这三具尸体上收到若干钱财,还有两个xiǎo本子,然后就是若干的苦无,手里剑,一些药丸,还有千本。在夜无忌动手的时候,弥彦和长门都在一边看着,并没有帮忙,看来他们确实是为了把自己从xiǎo南的身边叫开他,才这么做的,不然的话,这三个尸体,他们一下子就可以弄完的。

    不过在听到弥彦説到他机关设置的不错的时候,夜无忌也是一愣,去看了下被他陷阱杀死的这三个忍者,虽然表面上夜无忌也只是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而已。而在弥彦夸奖他的时候,还不停的diǎn头,以附和弥彦。

    “好了,主要是没有时间,你要记着,如果有时间的话,把尸体也给处理了,现在赶快走吧。”这么説着,弥彦和长门迅收拾下东西,就带着夜无忌向着另一边走去。

    在夜无忌走后,没多久,在夜无忌开始最先隐蔽的树上,一个身影慢慢的显现了,就像是从树中慢慢的长出来一样。

    “好奇怪的xiǎo家伙啊”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随后又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带diǎn俏皮,“是啊,不过还真是奇怪啊,竟然有那样的配合,那个xiǎo家伙怎么知道长门一定会配合他呢,又怎么知道长门一定可以做到呢,还真是奇怪啊。”

    “你想太多了吧,不过只是巧合而已,”先前低沉的声音响起。

    “説的也是呢,刚才还在想怎么能在不惊动他们的时候,帮他们一把呢,没想到却来了个搅局的人啊,也算帮了我们一个xiǎo忙吧。”后一个有diǎn俏皮的声音响起。

    随着这两个声音的不断的响起,一个人影已经站在了刚才夜无忌一直爬在哪里的地方。等这个人影完全出树里出来的时候,才可以看清这个人的样子,身体竖直伸出的两片巨大齿叶并能随意围住头部,身体一边白,一边黑,从头dǐng一直到脚下,十分对称的分为黑白两个颜色,看起来十分的诡异,而且明明是一个人,却分明有两个不同的声音响起。如果夜无忌看到了这个人,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个就是绝。

    此时的绝就站在刚才夜无忌刚才一直待着的地方,“怎么有什么现吗”有diǎn俏皮也就是白绝问道,

    “一个普通的xiǎo鬼罢了,好像是才修炼没多久,查克拉量少的可怜,咦,有diǎn意思啊”黑绝开始还漫不经心的,没想到后面好像现了什么东西。

    “这个xiǎo鬼有什么特别的吗,能让你感兴趣的可不多啊。”白绝在一边听到了黑绝的声音,也有些好奇的説着。

    “没什么,不过也是个全属性的家伙而已,可以现的有些晚了,”黑绝不紧不慢的説着。

    “哦,这么説,这个xiǎo家伙也可以观察一下了,可以留着预备一下吧。”白绝听到全属性后,説道。

    “没这个必要了,全属性的家伙,虽然很少,但是要找的话,还是可以找到一些的,不过可以承载那个东西的,目前好像就他一个啊,其他的好像都不行啊。”黑绝説道。

    “也是啊,毕竟那个可不是普通人可以承载的,实验了那么多次,总算有个人了可以了,那么计划可以开始了吧,等了这么久了,真的有些迫不及待啊。”白绝有diǎn兴奋的説着。

    説道这白绝又説了,“刚才你出手真是隐蔽啊,我想那些家伙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是怎么死的,至于那些xiǎo家伙,也许现在还在庆幸自己的好运气呢,不过也幸亏最后那个xiǎo鬼,才能让我们不这么早暴露出来。虽然就算暴露出来也没什么关系,不过那个叫弥彦的好像觉察了什么啊,这段时间他好像在试探着什么。”

    “不用在意这些,也许是他做了什么吧,把我们自己的事做好就可以了,好了,先处理这些痕迹吧,现在是他们的成长阶段,得给他们些时间,而且我们也有事情要做了。”黑绝这么説着。

    “不需要在看着他了吗,万一他要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可就难办了。”白绝这么説着。

    “人总要经历一些才能成长的,不是吗,如果就这么出了事的话,那也是他的问题,而且説不定他另有安排呢,已经知道那个家伙的消息了,可以取找他了。”

    “好吧,竟然你这么説,那么就怎么办吧,不过真的不用管最后出现的那个全属性的xiǎo鬼,要知道全属性的xiǎo鬼可以不好找,要不要先控制起来。”

    “没那个必要,不过一个xiǎo家伙而已,没必要在他的身上浪费精力,等长门成长起来的话,他也长大了,而且如果我们想找他的话,你以为他能跑的掉吗。”

    “説的也是啊。”随着这对话声,绝慢慢又融入了树里面,直到绝完全融入了树里面后,根本就看不出,那里曾经有人存在过。

    在绝消失后,在那些雾忍的尸体下面,慢慢出现了那绝标志性的东西,那两边锯齿一样的树叶,而且竟然是在每个尸体下面都有这个东西,随着那树叶慢慢的升起,一阵咀嚼的声音传来,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很快的那些树叶,也慢慢沉下地面,这些雾忍的尸体就全部不见了。

    现在这里除了看起来,生过一场战斗外,别的什么都看不见了,所有的东西,线索全部被绝给破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